中國西藏網 > 讀書

為有源頭活水來——讀師力斌《杜甫與新詩》有感

發佈時間:2020-11-20 14:09:00來源: 四川日報

  唐詩是中國古典詩歌鼎盛期的產物,杜甫又是唐代詩人中最傑出的代表之一。杜甫被尊稱為“詩聖”,是古代儒家思想在詩歌領域的最高體現者,也是公認的古典詩歌最偉大的詩人,難怪韓愈盛讚“李杜文章在,光焰萬丈長”。杜甫在中國文學史上的地位人盡皆知,無須多言。

  杜甫是古典詩歌繞不過去的高峯,一直為後人所學,不論是在宋代被奉為江西詩派之祖,還是在明代前後七子“文必秦漢,詩必盛唐”復古運動中的中心地位,都可透見杜甫對於後代詩歌的影響。然而,近現代以來,杜詩學一度式微。隨着晚清的崩塌,特別是五四新文化運動以來,近代西方文化的湧入,詩人們向西方學習一度成為風尚,杜詩也變成腐朽沒落舊文化的代名詞,一時黯淡無光。新中國成立後,在社會主義文藝的語境中,即使關注古詩,也多從“古為今用”出發,極難深度學習。改革開放以來,現代主義日盛,古詩門前冷落。總之,百年來新詩與舊詩兩相隔膜,新詩創作有意無意地迴避杜甫這一詩歌寶藏,或者不知如何下手,如何打通兩種藝術類型,總有一種曖昧不明。這是一個值得探討的現象。

  新世紀以來,中國文化在經歷了千年流轉和百年學步之後,眼界更寬,心態更正,已經能夠重新回顧五四特殊的歷史,當然也能夠重新評估“杜詩”的歷史價值和當下意義。就像當代詩人、學者師力斌在新著《杜甫與新詩》中所説的那樣:“新詩已經一百歲了,該有足夠的勇氣、心胸、眼界和能力來吸收杜甫。”

  師力斌倡議應拋卻新詩與舊詩的陣營門派之見,以更多元開放的態度面對新舊兩種文學,從文本角度仔細探析兩種文學的勾連,在源頭的層面上重新發掘,不論是對於舊詩美學的重新發現,還是新詩未來的革新創造,使之相互理解,“重新發明”,煥發新生,都具有重要意義。

  以杜甫為代表的舊詩和五四新文化運動以來的新詩,相隔千年之久,詩歌創作的歷史語境、文化積澱、審美接受等都發生了鉅變。在我看來,其中之一是兩種藝術形式背後的思維模式的不同,是對天地萬物的態度不同。當代哲學家張世英將人生在世的思維結構分為兩種:“天人合一”式與“主客二分”式。在西方哲學史上長期佔據主導地位的是“主客二分”式,而中國則為“天人合一”式。相比西方文化力圖通過認知去把握萬事萬物,中國文化更強調人與萬物合而為一的境界。所以我們能夠看到杜詩與眾生相通,能與“詩仙”李白相通,深知李白性情,所以寫下“痛飲狂歌空度日,飛揚跋扈為誰雄”的詩句;能與家中妻兒相通,“遙憐小兒女,未解憶長安。香霧雲鬟濕,清輝玉臂寒。”此情此景彷彿親眼看到了遠方的親人一般;更重要的是他還能與平民百姓相通,寫出“三吏”“三別”等憂民的詩篇。他被譽為“詩聖”,就是他將儒家心憂天下的人格發揮到了極致。明白這一點,我們就能理解師力斌這一分析的深意之所在。詩既是縝密精緻的形式,也是真摯紮實的思想,既為藝,也有道,一如《杜甫與新詩》所論述的“杜甫思想之於新詩”。

  相較而言,相當多的新詩人在創作過程中偏於自我主體和客觀世界的直接面對,甚至和外部世界處於二元對立關係,不乏對於外部世界的緊張化、個人化、神祕化的表述,蒙太奇鏡頭不斷跳躍,似乎成了新詩人創作和讀者解讀最大的樂趣,甚至陷於攝人心魄的純文學迷沼不能自拔。但是,隨着現代科技的飛速前進、城市文明的迅猛入侵,人與自然之間的古典聯繫已經支離破碎,詩歌面對的世界越大,詩人們也越迷茫。我們不禁要問,詩的意義究竟何在?如何在詩歌中安放個體、社會以及理想,並尋找精神出路?

  回望“詩聖”杜甫或許僅是我們可以邁出的一小步。當我們置身當下,在移動互聯網5G大數據的洪流中進行創作時,會產生越來越多的詩歌元問題,而這時選擇回望古典,重新探尋古典詩人的思想藝術世界,重攀古典詩歌的高峯,一定能給我們帶來更深層次、更有價值的啓發。因為,這是我們的“源頭活水”。

  這可能正是師力斌《杜甫與新詩》一書的啓示之一。

(責編: 常薇薇)

版權聲明:凡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清末川邊歷史研究的一部力作

    捕獲.PNG
    徐君教授所著《固邊圖藏——清末趙爾豐川邊經營》一書,前幾年先後被列為四川省學術和技術帶頭人培養資金項目和國家社科基金後期資助項目,2019年3月由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出版。 [詳細]
  • 《沃日河谷的太陽》:壯闊的民族史詩與民族誌

    《沃日河谷的太陽》在敍事語言與技巧上,無論是大起大落的情節推進逆轉,還是精彩獨特的細節,抑或是整體語言修辭風格,皆以藏漢文化水乳融合方式,創造出一種極具“地方知識性”的優美文體。[詳細]
  • 絲路古道上的人和事

    隴山。對於這座山,胡成在《隴關道》裏曾這樣形容:“秦人西去,隴山是迢迢萬里路的第一道驚悸。不只因‘其坂九回,不知高几裏,欲上者七日乃越’的險峻,更有從此家國難歸的悽惶。”[詳細]
  • 大視野下的古文化研究

    張崇琛是研究中國古代文學及古代文化的老一輩學者,有多種著作行世。最近,他的新著《古代文化論叢》,是一部研究中國古代文化的力作。[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