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西藏新聞

世界屋脊之上,千年小康夢想照進現實

發佈時間:2020-11-21 08:18:00來源: 人民網

  是誰帶來遠古的呼喚,是誰留下千年的祈盼。

  “民亦勞止,汔可小康。”從《詩經》開始,“小康”就是中華民族追求美好生活的樸素願望和社會理想。

  西藏,這片約佔中國總面積八分之一的土地,曾是全國貧困發生率最高、貧困程度最深、扶貧成本最高、脱貧難度最大的區域。

  2013年3月,習近平總書記參加十二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西藏代表團審議時,強調要加快推進西藏跨越式發展和長治久安,確保到2020年同全國一道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宏偉目標。

  2019年底,在高原各族兒女不懈奮鬥下,西藏全區74個縣(區)全部脱貧摘帽。

  世界屋脊之上,幸福生活畫卷正徐徐展開,全面小康夢想正照進現實。

  易地搬遷,搬進幸福小康家

  西藏自治區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生存條件嚴酷。當一方水土難養活一方人,易地扶貧搬遷就成了擺脱貧困的有效途徑。

  在西藏曲水縣達嘎鄉境內,坐落着一個靠易地搬遷搬出幸福生活的村莊——三有村。“有房子、有產業、有健康”是三有村名字的含義,更是村民們對小康生活的期望。

  走進三有村,一排排藏式樓房錯落有致。村民家中,彩電、冰箱一應俱全。


曲水縣達嘎鄉三有村全貌。新華社記者 普布扎西 攝

  村民達薛過去住在“下雨漏雨、颳風進風”的土坯房。現在,全家搬進160多平方米的新房,再也不怕風吹雨打。

  “田地都在山坡上,種不出什麼青稞,沒法養活一家人。”回憶起之前的生活,達薛説。

  2016年7月,達嘎鄉、曲水鎮、茶巴拉鄉的184户712名貧困羣眾搬進了新家,成為西藏首批易地扶貧搬遷受益者。

  藉助國家扶貧攻堅一攬子優惠政策解決住房和就業問題,羣眾只需離開山溝就能換一種更好的方式生活。

  剛入住搬遷點時,很多村民在老家還有田地和牧場要照料,經常跑回老房子。“習慣了放牧、種地,剛住進新房,不知道靠什麼養活一家人。”村民巴桑次仁説。

  面對村民們的困擾,村委會通過思想教育,轉變就業觀念,開設技能培訓,幫助村民“搬得出”、“留得住”、“能致富”。

  “以技能培訓為主線,開展就業培訓,助推適齡勞動者緊跟現代化就業步伐。”達嘎鄉駐三有村工作隊隊長央宗告訴記者。

  “通過參加培訓,我學會了汽車駕駛,有了穩定的工作,收入還不錯。”巴桑次仁笑着説。

  如今的三有村,將新型城鎮化、新農村建設和產業發展相結合,已與貧困告別,迎來新發展。

  “有人説高海拔的地方不適合人類居住,中國共產黨不僅讓這裏的人居住下來了,還建設了美好的家園。”在接受人民網記者採訪時,西藏自治區黨委副書記、自治區主席齊扎拉這樣説。

  安居乃小康生活之基,易地搬遷的成效也考量着一個地方啃下脱貧攻堅這一硬骨頭的實力。截至目前,西藏已建成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960多個,26.6萬名貧困羣眾喬遷新居。

  一棟棟藏式新房,一條條寬敞街道,見證着易地搬遷對於百姓奔小康的“跨越式”助力。挪窮窩、換舊業,雪域高原上,老百姓正擁抱新生活。

  綠水青山,撐起生態小康夢

  今年9月13日,察隅縣察瓦龍鄉目巴村裏分外熱鬧,這裏正在舉行目巴村驛站項目第四次集體經濟分紅儀式,全村15户村民領到分紅52028元,户均3400餘元。

  目巴村是穿越滇藏通道的必經之路,每年經過這條線路的國內外遊客達5萬人之多。由於沒有產業項目,面對豐富的旅遊資源,曾經的目巴村是“守着金山過着窮日子。”

  產業扶貧是脱貧攻堅的治本之策和長久之計。經多方部署,最終確定將建設旅遊產業作為目巴村的扶貧項目,打造集餐飲、住宿為一體的旅遊驛站。

  思路對了,產業活了,百姓樂了。

  “目巴驛站建成之後,人人都想追求高質量的美好生活。”48歲的鄭迪參與驛站項目前,每年就靠收兩次青稞和小麥,收入很低。“2017年,我還用村集體經濟分紅的錢,貸款買了第一輛車,搞起了運輸。”

  截至日前,該項目已完成四次集體經濟收益分紅髮放工作,累計發放分紅207548元,惠及89人,其中建檔立卡貧困户27人。

  依託着豐富的自然資源和林下資源,高原上的百姓們正捧起旅遊“金飯碗”。隨着收入的不斷提高,新的課題擺在百姓面前:“旅遊飯”怎樣“吃得久”?何以“吃得好”?

  西藏發展靠旅遊,而良好的生態環境正是旅遊業可持續發展的底本。

  一路向西,來到魯朗鎮,秋日午後,72歲高齡的平措大叔在自家民宿裏忙活。

  
平措大叔的家庭旅館。 人民網記者 孫競 攝

  扎西崗村平措家庭旅館位於魯朗鎮,這個擁有112户家庭旅館的“東方瑞士”,昔日卻以販賣木材為生。追求一時經濟增長的結果是森林面積鋭減,隨着林木減少,魯朗的經濟也陷入困境。

  1998年,西藏自治區對林區全面實施禁伐,通過發放生態補償金的形式鼓勵大家多種樹,“木頭財政”開始淡出這個藏東南小鎮。

  禁伐以來,魯朗鎮積極轉變林區經濟發展方式,大力倡導生態經濟。無數像平措大叔一樣靠林吃林的農牧民走上了生態旅遊發展經濟的道路。

  “過去我們是伐木養家,現在是吃‘生態飯’,‘飯碗’要端牢,得靠咱自己保護。”平措大叔告訴記者,“去年,民宿生意給全家帶來60萬收入呢。”

  “旅遊飯”能“吃得好”,還得走出一條符合高原實際情況的發展路子。

  西藏自治區南部,林芝市下轄,念青唐古拉山東段和喜馬拉雅山東端,就是青藏高原最大的冰川羣聚集地——波密縣。

  2015年,《中國國家地理》將這裏認定為“最美冰川之鄉”。記者來到波密縣玉普鄉米堆村米堆冰川的時候,遠處的冰川在陽光下泛着幽藍的光,還未到國慶長假,遊客已絡繹不絕。

  據波密縣玉普鄉黨委副書記、鄉長王學位介紹,2019年,米堆冰川景區共計接待遊客120428人次,門票收入達到433.54萬元,米堆村全村農牧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30874.84元。

  可觀的收入離不開因地制宜的產業模式。2019年2月,米堆村全村51户農户户均出資2.96萬元,共計集資150.96萬元以持股50%比例同西藏宏績集團採取“企業+農户”模式合作經營旅遊觀光車扶貧項目。

  王學位告訴記者,2019年,米堆旅遊觀光車累計接待遊客12萬餘人次,車票直接創收438萬元。除此之外,馬幫文化作為米堆冰川的旅遊項目之一,全村250匹馬全部整合規範入股參與馬幫運營,通過提供牽馬服務獲得勞動報酬,2019年,馬幫運營收入達260餘萬元,帶動户均年增收5萬元。

  “扎西德勒,歡迎來西藏!”熱情好客的藏族同胞總會這樣歡迎八方來客。據統計,2019年西藏全年累計接待國內外遊客4012.15萬人次,旅遊總收入559.28億元。今年上半年,面對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西藏GDP達838.38億元,同比增長5.1%,其中率先實現正增長的正是不斷壯大的旅遊業。

  依託獨特的旅遊資源,高原百姓見證着家鄉經濟穩步發展的新形勢,村民的腰包越來越鼓,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多,致富的信心越來越足。

  守邊護國,建好邊境小康村

  “這是10年前我們家的模樣,這是女兒旅遊時拍的照片……”次仁頓珠指着照片介紹到,48歲的次仁頓珠生活在被稱為“邊境第一村”的吉汝村,相框的照片記錄着他家近年來生活發生的變化。

  邊境村越建越好,遊客們慕名而來。“縣上正在規劃旅遊業發展,到那時,產業興旺起來,村民收入也會增加。”村支書普布索朗説。

  2018年,西藏自治區實施以“神聖國土守護者、幸福家園建設者”為主題的鄉村振興工程,將邊境羣眾脱貧致富和守邊固邊相結合,補齊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短板,加快邊境地區發展。給21個邊境縣中的628個邊境村,帶來脱胎換骨般的變化。

  從日喀則市亞東縣城出發,沿204省道疾行,進入堆納鄉。白瑪頓珠所在的古汝村就在堆納鄉,這裏平均海拔4600米,與不丹接壤,全村428人。

  
古汝村民居外景。人民網記者 陳曦 攝

  白瑪頓珠今年30歲,已經是村勞務輸出協會的理事長,他還經營着挖掘機、裝載機、貨車生意,年收入約50萬元。

  “在白瑪頓珠的帶動下,大家都想發家致富。”村主任拉巴次旺告訴記者,除了每年每人6000元的邊境補貼,村民大都入股了村裏的崗巴羊養殖專業合作社,每年每户還有六七千元收入。

  西藏自治區邊境地區小康村建設聚焦“水電路網、教科文衞”等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的提升,邊境地區道路通達率和生產生活條件得以改善。西藏4000多公里的邊境一線,柏油公路、電網、寬帶等通村進户,學校、醫院、文化廣場等產業紛紛落地。

  提起家鄉的變化,邊境村的村民們,個個豎起大拇指。

  “我們村2017年6月整體搬遷到了現在的位置,國家給我們創造了這麼好的條件,我們一定守好、建好祖國邊疆,讓五星紅旗高高飄揚!”吉隆縣吉隆鎮瑪嘎村村支部書記多吉索嘉告訴記者。

  根據規劃,到2020年,西藏628個邊境村將全部建設成為設施完善、產業興旺、生態良好、宜居宜業的社會主義富裕文明小康村。像石榴籽一樣團結在一起,像格桑花一樣紮根在雪域邊陲,人人爭做神聖國土的守護者和幸福家園的建設者。

  對口援藏 同心鑄就小康路

  在拉薩北京中學的機器人工作室裏,援藏教師姬廣輝正指導4名學生完善作品,備戰全國機器人大賽。

  拉薩北京中學是一所新增援藏學校,4名來自北京四中、北京八中的管理團隊成員,分別擔任校長、教學副校長、教研室主任與教務處主任。針對西藏學校科技教育起步較晚的情況,團隊爭取到33萬元經費和企業贊助的器材,開設了機器人選修課。

  距拉薩北京中學不遠的拉薩北京實驗中學,“京藏宏志班”學生也在埋頭苦讀。

  已經援藏一年餘的化學老師苗苗,孩子才只有3歲。談起援藏,她説:“舍小家為大家,是當代青年應有的擔當。”

  “在來拉薩之前聽説這裏教育相對薄弱,數學考試滿分150分,學生平均成績不到40分。”曹建霞是來自中國人民大學附屬中學朝陽學校的一名數學老師。2017年8月,她主動申請來到拉薩北京實驗中學,成為初三6班數學教師和初三數學備課組長。

  在教育援藏團隊的努力下,2020年高考,兩校上線率均超過99%,本科率達到80%,“組團式”教育援藏模式成效顯著。

  今年9月,13歲的藏族男孩扎西,因胃疼一週無緩解,被家人送到拉薩市人民醫院。醫生判斷,扎西需要電子胃鏡明確病因。

  在此之前,拉薩市人民醫院兒科並不具備消化內鏡及相關技術的醫生,患兒只能保守治療或轉到內地醫院。今年7月31日,北京市第九批第二期醫療隊32名隊員抵達雪域高原,其中包括首都兒研所消化內科醫生郝建雲。

  9月3日下午3時半許,扎西被推進消化內鏡室,拉薩市人民醫院兒科首例電子胃鏡檢查正式開始。

  
患兒在接受胃鏡檢查。(院方供圖)

  經過手術,小扎西恢復健康,兒科電子胃鏡檢查的成功,也讓西藏自治區兒科領域醫療救助水平邁上新台階。

  中央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談會以來,17個對口援藏省市先後選派1676名組團式援藏教育人才、505名“支教計劃”教師,各對口高校選派出312名援藏幹部和教師進藏,幫助西藏建立起一支骨幹教師隊伍;從內地選派5批841名組團式援藏醫療專家隊伍,助力提升西藏醫療服務能力和管理水平,留下一支“帶不走”的醫療人才隊伍。

  1994年,全國對口支援西藏的歷程正式開啓。來自全國各地、各行業的援藏幹部帶着黨中央的深切關懷,舍小家、顧大家,為西藏發展注入強大活力,譜寫一段段民族團結的佳話。

  如今,從羌塘草原到雅礱河谷,從象雄故里到藏東明珠,所到之處,都能看到西藏人民臉上的幸福笑容。

  “小康”這一古老而美好的憧憬,在世界屋脊之上,越來越清晰,越來越親近。(記者:劉紅 袁泉 雷陽 陳曦 孫競 吳雨仁 車柯蒙 陳博文 次仁羅布 郝潔)

(責編: 李雨潼)

版權聲明:凡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