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文史

“吾兒朵”的前世今生

發佈時間:2020-11-17 13:58:00來源: 西藏日報

  我小時候在故鄉草原100公里外的那曲咔上學,因為90年代初期,父母就在這裏安了家,當然我的父母也是從草原走出來的牧人,父親來自藏北東部一個叫大黑帳篷的地方,母親則是來自南邊的永噶部落,隸屬拉日宗管轄。黑河腹地的那曲咔是藏北政治、經濟、文化中心,但卻寒冷無比,所以冬季的假期就比較長,足足三個多月,這時候一家人往往會選擇回牧區度假過年,並不是因為風景這邊獨好,而是因為相對城裏的喧囂拘謹,牧區就顯得更為自然和諧,且處處瀰漫煙火氣息,這裏的神山覺沃白尕(藏語意為“白蓮釋迦”)終年守望着她的子女。

  城裏枯燥的學習,使我對草原上無拘無束的放牧生活心生豔羨,我們一家坐着東風大卡車顛簸一天後到了牧區老家,表哥和鄰居親戚家的小孩們便會第一時間拉着我和弟弟出去玩耍。大人們需要休息,然而小孩天生有耗不完的精力和熱情,我們往往一整天都在外頭玩耍,“戰場”可以是牛羊圈、糞堡(藏北牧區稱之為“軍卡爾”,意為“牛糞堆砌的城堡”,實作圍牆之用)等,玩的各種遊戲現在大多已經“失傳”,有用木棍推着自行車輪胎鋼圈的“開車”、坐在冰凍的牛糞上面滑冰、牧區特色遊戲“鬥羊拐子”,諸如此類,不亦樂乎,但至今印象最為深刻的是表哥教我們拋擲“吾兒朵”。

  “吾兒朵”意為“拋石繩”,是一條兩邊一細一粗,中間有裝石子兒的菱形暗袋的繩子,是藏民族先祖應對惡劣生存環境和生產生活需要產生的非凡設計。藏語“朵”為石頭之意,又因拋出石子兒時在高原的寒風中會發出“吾兒、吾兒……”的聲音,故稱之為“吾兒朵”,寓意寓聲,恰當無比。吾兒朵的用途起初乃至現如今都是牧人驅趕牲畜的工具,但讓其登上世界舞台是1888年的木龍戰役,即藏曆木龍年的抗英戰鬥,英軍侵略西藏,藏民族奮起抵抗,吾兒朵也義無反顧地“從戎”,由於拋出的石頭會在地上打個轉兒後再反彈起來,故又被稱為“會思考的武器”,從此聞名遐邇。

  表哥是三姨的兒子,比我年長几歲,他當時負責放養家中牛犢,牛羣則由一位表舅來放養,這位表舅常年上山放牛,早出晚歸,神龍見首不見尾。牛犢出圈時間要晚一些,所以我們會跟着表哥湊熱鬧,畢竟城裏沒有這樣的實踐機會,當然還有孩子對身邊萬事萬物的好奇心作祟。放牛犢不用翻山越嶺,趕進距離我們家牛圈大概有兩三公里的草場即可,我們這些稍微小點的孩子就跟着表哥一起出發,他有長短兩種吾兒朵,短的大部分時候是用作裝飾,而那條長的才是“正主”,驅趕牲畜、恐嚇野獸都用它。後來看過黑澤明的電影,才發現當年表哥的長短吾兒朵頗有浪人武士的意思。

  驅趕牛羊的時候,一般是不在吾兒朵裏裝石子兒的,輕搖幾下甩出,讓其發出清脆響亮的聲音,對牲畜起到“鳴槍示威”的作用,這時候牛羊就會加快腳步,我們姑且稱之為“響繩”吧。因為表哥比我們大,所以甩起響繩時很是乾淨利落,我們雖然也都紛紛嘗試,但多敗下陣來,不是發不出任何聲音就是把繩子直接打在地上了。但是,我們更喜歡裝上石子兒,因為石子兒的重力更容易讓我們找到技巧,拋出的那一刻有一種特別的成就感,就像亞東歌曲裏唱的那樣“世界就在手上……”表哥在教我們的同時,也會讓我們幾個比賽,看誰擲的遠,像這樣的遊戲我們往往樂此不疲。

  藏民族男子“九藝”中就有關於力量的要求,吾兒朵的拋擲也能體現力量,因此牧區的年輕男子也多以此為傲,然而吾兒朵的拋擲不單單是講究力道,經驗豐富的牧人就會告訴你,這是一項剛柔並濟的技巧,如果只用蠻力而不善技巧,會造成牲畜死傷的情況。大多年輕人不懂技巧,加上年少氣盛愛出風頭,就連表哥也有“老馬失蹄”的時候,後來在外地求學,就在電話裏聽説他用吾兒朵失手打傷了牛羊。

  吾兒朵在牧區的地位可謂舉足輕重,男女老少都可以大膽使用,傳統的吾兒朵由犛牛毛編制而成,而後又用來驅趕犛牛,體現了取於斯、用於斯的生態哲學,後來毛線編織的吾兒朵也嶄露頭角,除黑白外的其他色彩,均出自毛線,大有取而代之的勢頭。後來時隔多年回到牧區,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已經讓汽車和摩托塞滿了村莊,家中的牛羊自然也沒有之前那麼多,大家只會在放牧的時候帶上吾兒朵,新生一代的拋擲技術和力量都不及以前,吾兒朵越來越短、色彩越來越五花八門,現如今,它又更多地成為了美好生活的點綴。牧區的生產生活雖然發生了改變,但敬畏自然和傳統的心理依然根深蒂固,吾兒朵理所當然成為了藏民族的裝飾物,最為多見的是在汽車方向盤上,在這決定主人身家性命的關鍵零部件上,人們在喜提新車的同時,都會選擇在方向盤上掛上一條吾兒朵,以求平安順風。也有拋擲吾兒朵的體育項目在牧區慢慢盛行,作為競技比賽在賽馬節等草原盛會時舉行,像前兩年的那曲聶榮賽馬會上,就把拋擲吾兒朵的靶子弄成了“光頭強”“熊大”等角色,這也體現了牧人獨特的幽默思維。不僅如此,它還被作為節日盛裝的點綴、祈禱平安的護身符、弘揚民族文化的圖騰,諸如此類,不勝枚舉,亦有如我者,將它作為茶餘飯後的談資,來祭奠自己記憶裏漸漸模糊的童年和日程表裏慢慢匿跡的故鄉。

(責編: 陳濛濛)

版權聲明:凡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洛桑公覺:難忘民族情師生情戰友情

    我是黨教育培養的少數民族幹部。 1956年,我進入西藏工委組織部工作。因藏文不好,隨後被安排到拉薩市第二小學二年級學習藏文。一年後,進入西藏軍區藏族幹部學校學習。 [詳細]
  • 羅薩扎西德勒,西藏這裏過年了

    W020201117489051508965.jpg
    “羅薩扎西德勒!”一聲聲祝福從西藏自治區林芝市米林縣派鎮索松村的一家民宿傳出。11月15日,來自全國各地的遊客來到這家位於雅魯藏布江畔、南迦巴瓦峯腳下的民宿。[詳細]
  • 紅色旅遊熱湖南

    初冬的湖南長沙頻見暖陽,14日的最高温度仍達24攝氏度。該市的紅色旅遊景點之一橘子洲景區人潮湧動,各地遊客暢遊其中盡享暖陽,橘子洲頭的毛澤東青年藝術雕塑前更是排起了拍照留念的小長隊。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