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宗教

【四方集運查詢】藏傳佛教中國化的歷史脈絡及重要人物

嘉木揚·凱朝 發佈時間:2020-10-12 09:00:00來源: 微言宗教

文成公主廟位於青海玉樹巴塘鄉貝納溝。唐貞觀十五年(641),文成公主進藏時曾在此休息,命工匠於巖崖上雕刻大日如來及其八大近傳弟子像。唐中宗景龍四年(710),在原有基礎上蓋殿堂,建迴廊,形成一座獨立的藏式平頂建築,這裏後來被稱為文成公主廟。

  佛教源於古印度,佛經最初所使用的語言是巴利文和梵文,傳到中國後,分別翻譯為漢文、藏文、蒙古文、滿文、傣文等多種語言,為中國人提供了了解和學習佛教經典的契機。佛教傳到中國後,結合中國本土的文化傳統、思想、習俗又有了新的發展。譬如在建築、繪畫、石窟雕刻藝術等方面都具有佛教中國化的特點,藏傳佛教地區的佛教建築更具有藏族地區和中原文化結合的藝術特點,在唐卡藝術以及藏醫學領域也具有藏傳佛教中國化的突出特點。

  一、藏傳佛教中國化的歷史脈絡

  第一時期:印度佛教在我國西藏傳播的過程,首先由拉脱脱日年贊(約公元二世紀至629)時開始傳入。第二時期:西藏王統三十二代,松贊干布(629-650)時,開始用藏文翻譯佛教經典,赤松德贊(742-797)時,從印度迎請親教師靜命、軌範師蓮花生等高僧大德弘傳佛教。以赤松德贊為首,史稱“師君三尊”。接着在赤熱巴堅時,重新訂正簡化若干不便讀寫的古藏文,這一時期藏傳佛教史稱“前弘期”。

  松贊干布特派大臣著名學者土彌桑布扎赴印度系統學習了梵文和佛學,回到西藏後,藉助梵文元音和輔音字母,並結合藏語聲韻,首創藏文,這樣才開始翻譯梵文佛經。其後,藉助梵文和藏文文字和語法創造了蒙古文和滿文,用以翻譯佛經。

  松贊干布又迎請佛教三寶之一“佛寶”不動金剛佛和釋迦牟尼佛(尊稱:覺阿釋迦牟尼佛)二尊佛像,創建大昭寺和小昭寺,開始將梵文翻譯為藏文,《華嚴經》等諸多大乘佛教經藏在西藏傳播。自此,以新制的藏文譯經,譯成藏文的佛經稱為《甘珠爾》,人們將從松贊干布到朗達瑪滅佛前的200年中,從譯師土彌桑布扎到南喀迥總共有51位譯師的時代稱前弘期。將從蒙古準噶爾部統治西藏前的718年,從譯師仁欽桑波始稱後弘期。

  《甘珠爾》和《丹珠爾》的翻譯成果對藏傳佛教中國化的影響頗大,藏傳佛教中國化的主要特點之一就是佛經翻譯,分為釋迦牟尼佛親口説的法,“佛經”即翻譯為藏文的《甘珠爾》,亦稱“續藏”;釋迦牟尼佛以外的所有論師所論述開示的,藏傳佛教統稱為《丹珠爾》,亦稱“論藏”,即釋迦牟尼佛所説經典由論師們加以闡述的論述。

  二、藏傳佛教中國化的使者——文成公主

  在藏傳佛教中國化的歷史長河中,文成公主和金成公主的影響較大。文成公主離開長安赴藏時攜帶有佛像、佛塔和佛經等物品。途經玉樹時,她在貝納溝住了多天,並在崖壁上刻寫了《摩訶般若波羅蜜多心經》,這裏後來成為文成公主廟。在佛經的翻譯方面,無論是文成公主帶去的漢譯佛經,還是梵文佛經,不翻譯成藏文就難以流傳和修持。可以説,在佛教初傳西藏時,文成公主對當地佛教的創立,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是藏傳佛教中國化的楷模。

  文成公主和金成公主都受到藏族人的愛戴,至今在許多佛教寺院內,二人的尊像分別供奉在松贊干布兩旁。文成公主的慈悲心和高風亮節的精神被世代頌揚。

  三、藏傳佛教中國化先驅者——薩迦班智達的歷史性貢獻

  在蒙古帝國時期,闊端王給藏傳佛教薩迦派第四祖薩迦班智達發送“闊端通達親書”。薩班接到信函後,帶領幼小的兩個侄兒八思巴和查納道爾吉前往蒙古地區傳法7年有餘。其間,薩班親自給西藏僧俗寫了《薩迦班智達致蕃人書》。薩班來到蒙古帝國極大地促進了佛教在此地的傳播,正是他與蒙古帝國的“涼州會盟”後,西藏正式納入中國的版圖。

  四、宗喀巴大師對藏傳佛教中國化的歷史性貢獻

  宗喀巴大師(1357—1419)繼承阿底峽的教法,撰寫了《菩提道次第廣論》等論著,他主要依據對中觀、般若、戒律、俱舍、因明等學説的善巧方便,廣大聞思,在此基礎上聚集了戒行清淨的善巧、戒嚴、賢善三功德而最終獲得顯密證悟的境界。大師身體力行,守護菩薩行,以比丘相講經説法,以“外以聲聞梵行修,內以生圓真瑜伽;顯密二道無違取,善慧教法願弘揚”的教義為基石,宣説顯密教法,重新興起“聞思修講辯著”的高潮。修持者尤其是僧眾,外表應該以聲聞乘的形象約束自己的穿戴與言行,內心以大乘佛教的菩提心,修持生起次第和圓滿次第的思想影響至今。

  五、藏傳佛教中國化的突出貢獻者—— 十世班禪大師的“慈心無礙、行願無盡”的宏願

  1987年9月1日,經十世班禪大師和時任中國佛教協會會長趙樸初先生倡議,在北京西黃寺創辦了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十世班禪大師為培養藏傳佛教弘法人才,從各大藏傳佛教寺院聘請德高望重的活佛、高僧來為學員傳授顯密經論,這裏的學員大多是各大藏傳佛教寺院的轉世活佛,還有少數青年學僧。成立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是十世班禪大師的宏願。大師曾指出:“藏傳佛教以悠久的歷史和舉世聞名的經典著稱於世,我們必須繼承和發揚,作為活佛肩負着這一重任,國家和信教羣眾對你們寄予很大希望。”

  十世班禪大師創立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有幾大藏傳佛教中國化的特點:1.大師成立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招收各藏傳佛教寺院的活佛和優秀僧才,體現和繼承了宗喀巴大師的“愛眾同仁大悲心”的平等包容思想,續佛慧命,是藏傳佛教界的大事。2.大師沒有分別心,藏傳佛教各大小教派(包括苯教)的活佛以及優秀僧才都有來北京參加系統學習的機緣,這也是歷史性的創舉。3.大師考慮周全,迎請各大教派善知識和高僧大德為學員教授各大小宗派的傳承法脈、教理教規和該派的重要特點。4.大師愛國愛教與時俱進,迎請國內最好的漢語文和時事政治教師為學員授課,體現了“不依國主,則法事難立”的愛國愛教思想,使藏傳佛教中國化推進了一步。5.大師在日理萬機的繁忙工作中還親臨佛學院指導工作,為學員傳授各種大小密教傳承和灌頂等儀軌。這是大師為了祖國的未來,負荷如來家業、繼承發揚民族文化的使命感與責任感的具體體現。

  歷代班禪尤其是十世班禪大師繼承和發揚佛陀和宗喀巴大師的“慈心無礙、行願無盡”的菩薩行,幾十年如一日,輔政弘教,世間與出世間法圓融無礙,廣結善緣於中外,成就勝德於中華。他為維護祖國統一、加強民族團結,為建設團結、富裕、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新西藏,為正確貫徹黨的民族政策和宗教政策,為世界和平做出了卓越的貢獻。十世班禪大師愛國愛教、行願無盡、慈悲喜捨、莊嚴國土、利樂有情,大師的治學方針和治學精神是藏傳佛教中國化的典範。(作者為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員)

  本文刊《中國宗教》2020年08期

(責編: 郭爽)

版權聲明:凡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